问题

一个普通人如何具有强大的能力,做到某些他原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呢?

让我们先看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。

曹操想知道一头大象有多重,但是当时造不出那么大的称。曹冲给了方案,具体步骤是:

  1. 利用船的浮力特性,把大象重量转化成石头重量。(把这一步记做L)
  2. 计算所有石头的重量(把这一步记做A)
  3. 把石头重量换成大象重量。(把这一步记做 $L^{-1}​$ )

搞定。

早就烂大街的例子嘛。

别急,让我们不要再关注重量这些细节,稍微抽象一下继续看。

抽象

将上面的步骤写成公式:

$B = L^{-1} *A *L ​$

$L^{-1} ​$是L的逆过程。过程B一般被称为过程A的共轭过程。

看起来不过是线性代数里一个平淡无奇的矩阵公式。

直观的理解是,在当前空间里的B操作,变换到某个其他空间后,对应A操作。

如果你想实现B,可以先转换一下,进行A操作,然后再逆转换就得到了结果。

这是一种实现目标的方法。

发散思维

战国时代秦国要打赵国,但是赵国有良将廉颇,直接打赢不了。秦国主将王翦如何做的呢?

  1. 把军事战争领域转换到政治斗争领域
  2. 散布廉颇畏战的谣言,赵王用赵括换下了廉颇
  3. 把政治斗争领域转换到军事战争领域

是不是看到了$B = L^{-1} *A *L ​$,棒不棒?更棒的是,王翦三次使用这套把戏,两次换掉廉颇,一次杀掉李牧。

攻坚则暇者坚,攻暇则坚者暇。

攻击对方坚固的部位,对方脆弱的部位也显得很强,攻击对方脆弱的部位,对方坚固的部位也显得很脆弱。

要转换到对我们有利的空间,再下手。所谓致人而不致于人。

有种"功夫在诗外"的感觉?英国军事理论家利德尔·哈特用《战略:间接路线》一本书来探讨这种思维和方法的巨大优势和有效性。

我是如何散播我的想法的呢?当我写下"iPhone6 手机"这几个文字的时候,整体的步骤是:

  1. 将大脑的概念转变成文字。
  2. 凭借互联网扩散文字。
  3. 读者将文字转化成大脑的概念。

或许你还想到了"乔布斯","苹果手机",不过我的意图已经达到了。

你敏锐地发现第一步和第三步的大脑属于不同的人,L和$L^{-1} $不那么严格互逆?

L和$L^{-1} $在这里指的是"大脑到文字的编码(encode)功能"和"文字到大脑的解码(Decode)功能",跟是谁的大脑不相关。如果恰好你的大脑能够解码文字,你就可以理解我的意图。

我们认知到L和$L^{-1} $只需要是互逆的动作,跟这动作的主体是谁没关系。

如果我想逗乐你,或许只需要写下"美国傻眼,国人沸腾,XX手机"。

无论你是乐了还是愤怒,一旦你有了情绪反应,我(穿越时空)通过文字(在一个很细的场景下)控制了你(的大脑)。

你的大脑对decode文字太熟练了,你大脑又经常被情感左右而不是被理性控制。

如果我有一亿粉丝,我大概能经常有机会短暂控制影响几千万的用户吧。

我们是如何让千里之外的朋友听到我们的声音的呢?

发微信语音,大致步骤是:

  1. 我们直接对微信讲话,语音变成数据(L)
  2. 微信传输数据(A)
  3. 微信解码数据,播放声音( $L^{-1}$ )

咦,似乎所有的通讯都是这种方式?电话、聊天工具、远程视频等等。我们似乎发现了通信原理最核心的操作?

基本上正确。从沟通靠吼,到烽火台告警,到电报发明,到现代移动通信。通信理论研究编码器、传输信道、解码器这些核心因素,只不过通信理论对通信的每一个环节都有更精确更复杂的研究。

碳十四测年法如何帮助考古学家们判定古生物体的年代?

  1. 将古生物体的死亡时间转化为碳十四衰减时长
  2. 计算碳十四含量衰减掉的部分需要的时长
  3. 将碳十四衰减时长转化为古生物体的死亡时间

稍微解释一下第二步,生物体活着的时候由于进食和呼吸,体内碳十四和碳十二的比例与周围环境几乎一致。生物死亡,碳十四也停止摄入,由于碳十四的衰变,遗体的碳十四与碳十二的比值会发生变化。通过计算就可以推断需要的时长。(更精准的还需要计算碳十四校准曲线)

碳十四测年法可以测定距今大概5w-6w年前的时代。科学家们顺着这种思路又发明出各种测年法,比如铀铅测年法,可以测量大约一百万到超过45亿年的年代。

利用这个能不能赚大钱?财富自由的那种。

可以。

  1. 投入金钱开发一套软件系统。
  2. 把软件系统命名为"比特币"。
  3. 拿软件系统的比特币换钱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。

收敛

我们日常生活里无时不刻地在应用着$B = L^{-1} *A *L $。应用的太频繁以至于你无从觉察。

这个公式一般称为共轭控制,是人类使用工具过程的本质。

擅长使用工具让人类社会的发展突飞猛进日新月异。

拥有共轭控制意识,让你拥有了具备比你自身强大万亿倍控制力的可能性。

将共轭控制通过数学形式化地描述分析,一方面让你认识到各种神奇事物背后的共性,另一方面也继续启发着各行各业不断创造改进新的工具。

从实践归纳出新的认知,到认知的定性定量分析,再到认知推广指导新实践。encode和decode是不是很熟悉?

当然共轭控制也不是万能工具,他要求你找到并分别实现$L^{-1} ​$、A 、L 。

而有的时候,受限于现实条件和个人经验,你无法发现或者实现A。

还有没有其他办法?下期再见。